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维也纳酒店加盟商称付款后被要求对方占40%股权,集团澄清退款 >

维也纳酒店加盟商称付款后被要求对方占40%股权,集团澄清退款

[2019-11-08 18:37:45] 点击量:3598

近日,居住在苏州的贾女士在杜南向记者报道,在她和她的合作伙伴与维也纳酒店集团达成加盟协议并支付加盟款后,她不仅多次未能要求加盟合同,还被另一名员工黄先生告知,在她签署“黄先生‘无贡献’并持有加盟酒店40%股份”的协议之前,该合同不能提交。

然而,黄光裕本人否认了贾小姐的声明。他说贾小姐的公司不是该项目的主要投资者。贾小姐付了入场费后,项目的主要投资者签署了入场费合同。后来,贾小姐想垄断这个项目。

对此,维也纳酒店集团品牌营销系统总经理雷先生回应称,黄先生等人不是维也纳酒店集团的员工,双方只是合作关系。收到相关投诉后,集团已退还贾小姐的款项。如果对方认为在投资过程中发生了经济犯罪,可以采取法律程序解决问题。

附属公司说:

1.缴纳入场费后,未发现入场费合同。

居住在江苏苏州的贾小姐告诉记者,2018年底,她遇到了深圳维也纳酒店集团的投资开发商黄先生。黄先生告诉贾小姐,有一栋商业大楼适合开一家维也纳酒店,看她是否愿意加入。

2019年3月,贾女士及其合伙人陶先生等人决定投资福建省泉州市的一个项目物业(以下简称“泉州项目”)。贾小姐说,在达成加入意向的过程中,加入他们的是黄先生的妹妹黄小姐,黄小姐也是黄先生的下属。

根据贾小姐提供的聊天截图,从2019年3月底到4月中旬,黄小姐一再敦促贾小姐的加入伙伴陶先生支付加入费。贾小姐说,她告诉黄小姐,按照正常的程序,在签订加入合同后应该先付款。不过,黄小姐解释说,加入合同的公司可以找个人代表其签字,合同将在付款后自动生效。

在黄小姐多次催促下,贾小姐于4月19日支付了品牌使用费、设计费和工程技术支持费,共计42万元。贾小姐告诉来自杜南的记者,出于对维也纳酒店的信任,她和她的搭档当时没有太多疑问。

不过,贾小姐说,付款后,她和她的合伙人一再要求黄小姐签署联盟合同,但对方一直在找借口搪塞,这让她对合伙人产生了怀疑。

贾小姐提交的联盟费证明。

2.在索要合同时,黄光裕提议他“零出资占40%的股份”

贾庆林在杜南告诉记者,在多次不成功的合同申请后,4月30日,她和她的合伙人向黄光裕提出了严正交涉,要求他拿出合同。然而,黄光裕要求陶先生在签署加入合同之前先签署一份“合作协议”。

贾小姐提供的文件表明,在黄先生提供的协议中,签字人为“甲方、乙方、丙方”,甲方为陶先生,乙方为黄先生,丙方为空。贾小姐说他们还不知道丙方的身份,根据协议,黄先生认缴200万元,占40%,陶先生认缴225万元,占45%,空白丙方认缴75万元,占15%,为贾小姐参与的项目。

协议还规定,鉴于目标酒店(指贾小姐投资的维也纳酒店)的经营和发展需要充分依靠乙方和丙方的管理经验和相关资源,甲方同意并确认,甲方应承担向目标公司实际支付乙方和丙方出资额的义务。即甲方对乙方认缴的出资额200万元人民币和丙方认缴的出资额75万元人民币承担实缴义务。

贾小姐认为黄先生的要求极不合理。在他(指黄先生)要求酒店开业后,他想“零出资”,并在不承担任何运营风险的情况下持有40%的股份。他的工作是负责业务对接。结算后他怎么能索要股份呢?”贾小姐拒绝签署协议。

3.经过多次谈判,发现加入合同的签字人彼此不认识。

贾小姐告诉杜南记者,问题出现后,她和其他合作伙伴已经与维也纳酒店集团多次讨论过此事。她提供的短信记录显示,他们找到了维也纳酒店集团项目总裁洪先生来反映这个问题。洪先生说,经过调查,项目合同的受许人是“谭总”,他签署了合同。贾小姐说她和她的搭档都不认识谭总。

贾小姐认为,根据对方先前的承诺,既然已经付款,合同应该自动生效。“我们目前的呼吁是,对方必须拿出一份加入的合同。如果另一方能够证明在4月19日之前,其他特许经营者已经取得了维也纳的特许经营权,那么这个项目就可以交给其他人。如果你弄不出来,我们还是应该做这个项目。”

黄先生说:

1.贾小姐付钱后想垄断这个项目。

关于此事,杜南记者联系了黄先生本人。他说,最初,深圳龚宇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龚宇公司”)是泉州项目的主要投资者。原来,苏州和君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君公司”)只负责泉州项目的酒店装修。

但后来骏先生和公司老板陶先生也表达了对泉州项目的兴趣,并表达了合作的想法。后来,在自己的帮助下,陶先生会见了龚宇公司的负责人彭先生,彭先生也同意让他投资。为了让陶先生表现出加入的诚意,在彭先生的同意下,黄先生要求陶先生公司的会计贾小姐支付42万元的加入费。签订合同的是彭先生公司的职员谭先生。

黄先生告诉记者,后来,他和彭先生发现陶先生联系了项目后,他想把项目的主要投资者彭先生放在一边,直接与开发商单独签约。"他们说他们已经支付了联盟费用,这个项目必须交给他们。"

贾小姐否认洪先生的声明。“这显然是一个借口。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知道皮肤晒黑了,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如果我们能见到谭先生本人,我们就能当面和他对质。”贾小姐说她不认识所谓的“谭先生”。

2.和君公司曾因未能履行有效的法律文件而被限制消费

经过彭先生的调查,发现陶先生属于法院的严重不诚实,并被法院限制高消费和高投资。在过去的三年里,他打了近10场官司,输了官司后拒绝执行。他名下没有可执行的财产和房地产,没有办公空间,债务沉重,也没有偿还能力。从这个角度来看,和君公司根本没有投资实力和接受工程项目的能力。基于此,彭先生要求暂停与陶先生的合作,陶先生也按要求再次支付了联盟费。

黄先生说,由于陶先生也是朋友介绍的,由于他对朋友的信任,他在连接项目合同时没有注意和君公司的资质。

记者在《天眼》中输入了“苏州和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字样。记者看到,该公司因其履行能力而拒绝履行有效法律文件中规定的义务,成为最高法院公布的不诚实的公司。不诚实记录的发布日期是2019年7月17日。《旁观者清》发布的法院公告和司法文件也显示,该公司确实卷入了许多销售合同纠纷。然而,黄先生提供的“消费限制令”表明,公司因未能在执行通知规定的期限内履行有效法律文件规定的支付义务,于2018年10月19日受到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的消费限制措施。

贾庆林也否认她质疑自己公司的资质。她指出,当时投资泉州项目的公司不是和君公司,而是“福建泉州万向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3.“零出资股份”协议类似于技术股份协议。

至于贾小姐对黄先生要求“零出资占40%股份”的回应,黄先生回应说,该协议只是谈判意向问题。此外,协议中规定的内容与其技术股份相似。“例如,我收到了这个项目的2000万英镑,我带来了1500万英镑。此外,我只需要你支付500万,我会给你49%或50%的股份。你相当于用500万英镑获得1000多万股,因为你在这个项目中没有任何作用。我谈到的这个项目带来了资金。”

维也纳酒店集团表示:

1.黄先生和其他人不是维也纳酒店集团的员工

对此,维也纳酒店集团品牌营销系统总经理雷先生表示,维也纳酒店集团的项目开发是国家布局,公司无法单独进行项目开发。因此,公司已找到20多家项目开发公司与他们开展商业合作,并让他们帮助开发和引进项目。然后集团给开发公司一定的佣金,相当于中间费用。黄先生所属的公司和维也纳酒店集团属于这种商业合作。“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合作形式是,他们要求我们和谁签约,然后钱进来达成合作。我们说这个项目已经生效,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合作逻辑。”

因此,雷先生告诉记者,严格来说,黄先生不是维也纳酒店集团的员工,他们与维也纳的合作只是基于这样的业务联系。

雷军的声明也得到了黄光裕本人的证实。黄光裕本人告诉记者,他属于第三方公司——伟威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我们谈论这个项目,并在维也纳加入。他们审查这个项目。”

公司已经退还了贾小姐的付款。

双方都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这个问题。

雷先生告诉记者,在接到贾小姐那边的问题后。维也纳酒店集团立即回复,退还贾小姐42万元的费用。“维也纳现在能做的是保护投资者在我们能控制的环节中的利益。如果另一方在投资环节受损,我们将返还资金。”

根据雷先生提供的网上银行电子收据,深圳工艺建设有限公司和深圳维也纳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分别于6月20日和27日向贾小姐账户返还了共计42万元的项目咨询费和其他相关费用。

雷先生说,他现在知道的是签订加入合同的是陈先生。至于贾小姐反映的其他问题,如“零成本股”是否属实,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承包商是谭先生,公司也归还了贾小姐赚的钱。其他具体问题是否属实,需要专门机构参与调查和获取证据。

雷先生告诉记者,在接到相关投诉后,酒店还与投资者进行了沟通。如果对方认为在投资过程中存在严重的经济犯罪,公司建议对方通过法律手段予以解决。

采访者:项堃,来自杜南的见习记者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500彩票 三分快三官网 必博体育